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711章 天机榜七,竟是我自己?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陈子期做了一个梦。
  在梦里,他站在一片浓郁的黑暗里,伸手不见五指。
  黑暗与未知,对人类而言,是最为恐怖的梦魇。
  他有些怕,一遍遍高声呼唤——有人吗?
  可回应他的,只有空荡的回音。
  于是,他只能在害怕中胡乱摸索着前行,漫无目的。
  很久......很久以后。
  他看到,前方不远处,赫然伫立着一片祭坛。
  一大片鲜艳欲滴的火光从祭坛中涌出,这片火光扭曲着空气,有些模糊不清。
  祭坛有十层白玉石阶,蔓延而上,围成一个大圆盘,边角被火光映射的犹如血液般猩红。
  祭坛里,究竟燃烧着怎样的烈焰,能让空气扭曲到这个程度?
  陈子期心生讶异,可让他更为讶异的是,迎着这片比烈阳更加滚烫的火光,他竟然丝毫不觉着炙热。
  他想,或许要上台阶,看一看祭坛下面,究竟是什么光景。
  于是,他抬脚走上白玉石阶。
  一层,两层......十层。
  陈子期终于攀沿而上,抬手挡着刺目的光亮,低眉看去。
  祭坛下面,不知深浅,粗略估计,或有数十丈深,堪比低崖,却更深邃。
  这片深邃的坑洞里,燃烧着极为雄浑的烈焰,烈焰最底层是天蓝色,整体透亮,再往上十余丈,便成了鲜红色。
  这一幕,极为震撼。
  但,让人更觉震撼的是,无处不在的火焰中,竟包裹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白发男子。
  这人闭着眸子,四肢蜷缩,像是初生的婴儿,他的身侧,有一团漆黑泛亮的石头,绕体缓飞。
  漆黑的石头,每时每刻都有一缕淡淡的光芒,飞向这白发男子,没入躯体。
  这人......有些眼熟。
  陈子期愣了半晌,心头大震,失声道:“宁钰!”
  人在梦中,是思虑不到因果和脉络的,无论瞧到什么,可陈子期仍觉着,眼前这一幕,甚是荒唐。
  宁钰不是跟那什么公主,去了万京城吗?
  怎么会困于火焰里,埋在祭坛下?
  这是......梦吗?
  当一个人知晓自己身处梦境之时,这片梦境便要破碎。
  陈子期脚下祭坛忽而寸寸破碎,咔嚓阵阵,整片架构出来的空间疯狂震动。
  他仍死死抓着祭坛一角,看着火焰中的人,大声道:“宁钰,你怎么会在这里?睁眼!醒来!回话!”
  ‘轰!’
  一股失重感袭来,陈子期似乎从高处坠落,蓦然惊醒,心中徒留一片心悸。
  一位黄裙宫装女子跃然眼前。
  “松手,疼死了!”
  黄裙女子咬着唇,眼泪汪汪,使劲拍打陈子期,“你松手啊!”
  ......
  听雨轩,断魂渊下。
  在龙泉祭坛中沉睡十余日的宁不凡,眉眼略微颤动,似要醒来。
  长久的挣扎过后,还是陷入死寂。
  呼吸渐渐平缓。
  火焰缭绕之间,一大团展翅而翔的神凤虚影,渐渐浮现。
  ......
  陈子期大口喘息,扫眼看去。
  他此时正身处一个昏暗的小屋子里,左右两侧尽是被细小藤蔓捆绑起来的干柴。
  这是,柴房?
  陈子期摇了摇头,杂乱的思绪终于清明。
  他松开抓着黄裙女子的手,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  黄裙女子低眉看着手腕被抓出的淤青,小心吹了口气,恼道:“还能是哪儿,咱俩的牢房啊!”
  陈子期叹了口气,抬眉看着墙上露出稀薄月光的小窗口,又问道:“你是谁?”
  他的记忆若是无错,这位姑娘正是被山贼欺辱的可怜人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